[]

,嫡长女她又美又飒

可现在从燕国处得到消息的西凉赢了,又找借口不将白卿瑜交给他,为的……恐怕是让燕国和大周的合盟瓦解,大周皇帝白卿言怒火中烧之下同燕国开战,而燕国又无白卿言软肋在手,那便解了西凉的危局。

所以,这才是西凉的目的,让大周转而攻燕。

而且,若是她猜的不错,平定西凉之后,接下来便是大周也燕国的天下之争,大周即便是猜不到是她在背后和西凉合作,也正好可以借燕国背叛盟约出卖大周为由,顺理成章出兵燕国!

燕太后心口没由来重重跳了两下,她是盼着白卿言和萧容衍决裂,可是……至少在灭西凉之前,至少在他们燕国手中攥住白卿言软肋之前,两国合盟不能决裂啊!

要是大周掉头来打燕国,西凉趁机暗自图强还好,若是倒向大周一同来打燕国呢?

想到西凉的实力,燕太后稍微放心了一些……

西凉必定是保存实力的,若是大周真的和燕国打起来,灭了燕国下一个不就轮到西凉了,西凉不会白白消耗自己兵力成全大周。

再说,大周皇帝白卿言对他们阿衍定然还是有情谊的,她都肯为阿衍怀孕生子,再加上阿衍放弃云京奔袭江孜城救她之事,她也必然要念及阿衍对她的恩,应当……不会轻易同燕国开战吧。

西凉更不会让白卿瑜死,就如同她若是将白卿瑜攥在手里,必然会想要用白卿瑜威胁大周皇帝,而不是要至白卿瑜于死地,白卿瑜活着要比死了价值更大。

燕太后想到这里,稍稍放松了一些,就听外面跌声唤着“陛下”。

她忙扶着座椅扶手站起身来,还未从里面迎出来,就瞧见了气喘吁吁面色煞白的慕容沥。

燕太后连忙上前,抽出帕子要为一路跑来的慕容沥擦汗:“这是怎么了?脸色这么差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慕容沥拍开了燕太后的手。

燕太后震惊望着慕容沥:“阿沥?!”

他举起手中记录着军报的羊皮纸,哑着嗓音问:“之前有西凉人进宫越过我这个皇帝,直接面见母后,母后说……西凉人是来求和的,可是母后拒绝了,但现在……燕国原本预备合力剿灭西凉主力,由大周将军白卿瑜负责诱敌入包围圈,可西凉却提前设伏,母后……这件事你知道吗?”

燕太后听到阿沥唤她母后,而非娘亲,错愕之余眼神略微闪躲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觉得是母后将大周出卖给西凉的?”

“整个燕国皇宫,此事我只说给了母后听!”慕容沥面色冷肃。

“王九州难道不知道吗?你沙盘拟战的时候……难道没有旁人在吗?”燕太后恼火询问。

王九州闻言,连忙躬身回话:“奴才就是有一万个胆子,也绝不敢越过太后和九王爷出卖大周啊!”

更何况,王九州明明知道大周皇帝白卿言和自家主子已经是夫妻,他怎么会出卖自家的女主子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