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苏翊在家休息了两天,熟悉了熟悉周边的环境,倒了倒时差,第三天便去岑念给她找的那部戏的剧组试戏。

岑念早一天就把那部戏导演以及导演助理的联系方式发到她手机上,她轻松的找到了地方。

“岑先生介绍来的是吧,跟我来……你在这部戏里饰演的女五号,这是你要试镜的剧本内容,你熟悉一下,一会儿轮到你的时候我出来叫你。”

导演助理安排好苏翊便进去忙其他,苏翊看了一下剧本,这是个仙侠剧,她在剧里里演的是为了讨好师傅,杀了男主把男主的心掏出来献给师傅的女魔头,实打实的反派角色。

今天要试的戏是女五为了离间男女主,在男主酒里下毒,让男主中了女五美人计。

两三分钟的内容,几句台词,没一会儿她就记的滚瓜烂熟。

闲的无聊便进到摄影棚看别人试镜,咦,那个拿着剧本正搔首弄姿的女人不是苏晴晴又是谁?

陈叔不是说她混的风生水起咖位直冲国内一线么?

就这?

这部剧是部网剧,总体造价不到三千万,请的都是些不入流不知名的小演员,苏晴晴能出演这样的剧咖位能高到哪去?

苏晴晴试镜还算顺利,没一会儿导演就给了通过,她谢过导演,在助理的陪同下喜滋滋的往外走。

苏翊见她过来,环臂靠着墙,故意伸出一条腿挡住他们的去路。

“你有没有长眼睛,没看见有人过来啊,你知道这衣服多贵么,弄脏了你卖肾都赔不起!”

所谓狗仗人势,苏晴晴还没成什么火候,她身边的人倒先嚣张起来了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奴才。

那个助理不说还好,一说倒是提醒了苏翊,她放下腿故意踩住苏晴晴衣服的裙摆,苏晴晴只顾着低头看手机没注意,只听“刺啦”一声,八万块的裙子被撕下一大块儿。

苏晴晴气的火冒三丈:“你没长眼睛……哎哟,我还以为谁呢,原来是厉家的狐狸精回来了,听说你在国外也学了表演,怎么,接不到戏,拿我的裙子撒气?”

苏翊的眸色沉了沉:“你说谁是狐狸精?”

“说的就是你,苏翊,全江城的人都知道你为了替母还账爬上厉圣爵的床,可惜厉圣爵根本不买账,白嫖你这个狐狸精不说,还把你赶出厉家。你是小狐狸精,你母亲安然是个大狐狸精,母女两个都不检点,一样的骚……”

没等苏晴晴说完,只听“啪”的一下,苏翊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,冷冷的说:“再胡说八道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!”

“你敢打我……你个狐狸精,我跟你拼了……”

苏晴晴不顾形象的冲过去,与苏翊扭成一团。

导演闻声赶来:“你们在干什么,这是什么地方让你们在这撒野?!”

苏晴晴打不过苏翊,梨花带雨的跑过来向导演求救:“导演这个女人又凶又丑,不配在我们剧组演戏,你千万别让她通过,不然我们整个剧组都会被她搞得鸡犬不宁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