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漆黑的房间响起一声脆响,苏翊一巴掌打在厉圣爵的脸上,恨得咬牙:“我是你妹妹!”

大手撕下苏翊身上最后遮羞布,一件粉色胸衣弃之地上,厉圣爵的幽深的双眸像是淬了冰一样寒冷,声音从地狱传来:“你也配?!”

伴随着一阵强烈的酒气,高大的身影压下来,苏翊吓得浑身颤抖,坚持与骄傲瞬间化作碎渣。

“……求你,放过我!”

窗外电闪雷鸣,闪电如恶龙一般贯穿夜空,一声巨响在漆黑的夜里炸开,厉圣爵如地狱般的恶魔,没有体贴,没有温存,粗暴的侵入了苏翊的身体。

一滴晶亮的泪从苏翊眼角徐徐滑下,忽明忽暗的光影里,她看见男人额头暴起的青筋,以及他幽深眸子深深的恨意。

今天是她十九岁生日,早上厉圣爵才温柔备至的给他说过生日快乐下班回来给她惊喜,不过短短几个小时,惊喜变成惊吓,他们从亲密的家人变成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厉圣爵贪婪的索要着苏翊的身体,一次一次,蛮横的,粗暴的,不知餍足。

直到窗外的暴雨停歇,他才从她身上起来,随手拿了一件衣服扔过去:“赶紧滚,滚得远远的,别让我再见到你!”

苏翊捡起衣服穿在身上,眼里含泪粲然一笑,她暗恋厉圣爵这么久,终究是有缘无分。

五年后。

一辆黑色轿车缓缓的在苏翊面前停下,苏家的老佣人陈叔从车上下来,埋怨道:“大小姐怎么不等我,还好我来得快,不然又要费一番周折。”

苏翊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,什么也没说,神色淡然的打开后车门坐进去。

若不是听说苏家唯一对她好的爷爷病重所剩时日不多,她断不会冒着风险从美国回来。

她答应过他滚得远远的,不再出现在他面前。

陈叔开着车絮叨着苏家的琐事,什么苏晴晴没毕业就接了好几部戏,事业混的风生水起,什么白梅对苏启山很好,比她那个水性杨花见异思迁的母亲安然对苏启山温柔体贴多了;什么苏氏企业开始走下坡路,一日不如一日,她的父亲苏启山每天忙得焦头烂额……

苏翊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,态度淡漠的就像是在听别人家的事。

车子在行驶到市中心黄金繁华地段的时候堵车了,陈叔不耐烦的抱怨:“A市这几年发展这么快,为什么就不能把交通改善一下,多修几条路,每次到这都堵,今天早上我送二小姐去学校也是这么堵……”

苏翊沉默的把目光转向窗外,她的右前方是个大型商场,大楼外镶嵌着一个若大的金碧辉煌的logo.

心中生出几分安慰,厉氏集团在经历了五年前濒临破产的巨大风波后,奇迹般的又起来了,看势头,大有超过之前辉煌程度之态。

五年前,她的母亲安然魅厉南山把二十三亿遗产全部转移到她的名下,不顾厉南山病重携巨款逃走,此举不仅造成了厉氏集团资金亏空产业链中断,企业地位岌岌可危,还让厉南山血压升高心脏病突发差点一命呜呼。

厉家人找不到安然,便把所有的气都撒到了苏翊的身上,打她,骂她,围攻她,唾弃她,若不是厉圣爵早下手一步把她赶出去,她恐怕要被厉家人活活折磨死。

五年了,那些骇人的场景仍历历在目。

苏翊坐了十个小时飞机十分困乏,还没刚闭上眼休息一会儿,只感觉车子强烈震动了一下。

“妈的,绿灯亮了前车为什么还不走,墨迹什么呢!”

苏翊直身朝前面望了一眼,他们的车撞上了前面的车,陈叔追尾了。

她拦住欲要下车的陈叔:“我去吧!”

陈叔是个暴脾气,让他下去不知又要生出什么是非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