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,两人一直都处于分居阶段。

突然间共处一室,还是这样一副活色生香的场面,说不尴尬是假的。

简宁话落,视线落在床头方向。

傅瑾衍脊背靠在窗台上,看着简宁的神情,薄唇勾笑,"余瑶让你来求情?"

简宁耳朵有些红。那抹红晕一直蔓延到脖子根,"嗯。"

傅瑾衍看着简宁白皙的皮肤上满是红晕,嗓音低低沉沉,似笑非笑,"你准备怎么求?"

简宁听出傅瑾衍戏谑的调调,垂在身侧的手倏地一紧,"我就是过来问问你,如果可以的话,就让余瑶去见余庚一面,毕竟,余庚是余瑶的亲哥哥……"

简宁说话的时候声音轻柔,视线始终没跟傅瑾衍对视。

傅瑾衍双手插兜。"简宁,你就这么求我?"

简宁闻言拧眉回头,恰好对上傅瑾衍戏谑的眼神,"从你进门跟我对话开始。连一个眼神都没给我,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?"

听到傅瑾衍的话,简宁脸越发的红,有些窘迫的起身,"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,你自己考虑下,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的,待会儿发信息跟我说一声。"

简宁说完,没等傅瑾衍回话,转身迈步离开。

简宁提步,人刚走到房门口,正准备开门。傅瑾衍三步并两步上前,压着她身子直接将人抵在了门板上。

简宁身穿着一件吊带睡裙,从后背的镂空处能看到里面诱人的风景。

傅瑾衍灼热的身子压上,削薄的唇靠近她耳边低笑,"话还没说完,着急走什么?"

简宁红唇紧抿,落在门锁上的手不自觉的轻颤,"傅瑾衍。"

傅瑾衍一只手掐在她腰间,粗粝的手指隔着真丝睡裙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摩挲。

简宁呼吸一窒,额头抵上门板。

傅瑾衍落在简宁细腰上的手有些放肆,就在他准备下一步动作时,简宁突然软柔着声音开口,"我来。"

傅瑾衍手下动作一顿,狭长的眸子半眯,眸底眸色森森,写满了山雨欲来袭,沉声,"什么?"

简宁挺直细腰转身,脸颊绯红跟傅瑾衍对视。

数秒,在傅瑾衍的注视下蹲下身子。

红唇翕动。"别动。"

傅瑾衍眸子一紧,"简宁。"

一阵窸窸窣窣,傅瑾衍一手撑在门板上,一手揉着简宁的软发。

当晚。简宁是在傅瑾衍房间里留宿的,虽然最开始是她主动的,但后来,她却被折腾的全身没了力气。

傅瑾衍抱着她洗完澡,小心翼翼的将人放在床上,低头落吻在她额头,"刚才在做什么?嗯?"

简宁红着脸往被子里缩,"时间不早了,我回去睡。"

傅瑾衍闻言,俯身用指尖勾起地上被他撕碎的睡裙,"怎么回去?"

简宁扫了眼他手里的睡裙,脸红的越发厉害。"你去隔壁衣柜帮我娶一件,我……"

简宁正喃喃的说,傅瑾衍剔看向她,开口打断了她的话。"我想抱着你睡。"

简宁,"……"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